读高中时,树根跟美美一个班

读高中时,树根跟美美一个班

梧桐花开(小说)


读高中时,树根跟美美一个班。

每天,树根总希望能见到美美,一时见不到,心里就痒。他在心里这样描述美美:明眸皓齿,皮肤白皙,就像一棵亭亭玉立的小白杨。

当树根听说美美的父亲是机关干部,就产生了强烈的自卑感。于是,就有两个树根出现了,一个是现实中的树根,一个是幻想中的树根,这两个树根在打架哩。

现实中的树根,扪心自问,你一个农家子弟,去想一个机关干部的女儿,不是书呆子又是什么?

幻想中的树根,不以为然:牛郎与织女,一个放牛郎,一个天上的仙女,不照样谈婚论嫁吗!保尔与冬妮娅,一个孤儿,一个林务官的千金,不照样相爱吗?

好啦好啦,别说啦,现实中的树根笑弯了腰,笑出了眼泪,我说不过你,你就做你的美梦去吧。

两个树根时分时合,这不又合在一起回家时,听见爹娘说起谁家的孩子说媳妇了,树根就满心希望爹娘对他说,儿啊,有人给你说了个媳妇,就是那个机关干部的闺女,叫美美,你满意吗?可是没有,爹娘又不是神仙,哪会猜中自己的心事呢。

树根的家,与机关大院很近,只不过相隔一条大道。他多想走进机关大院,找一个借口,去看看美美,跟美美说说话,可他绞尽脑汁却想不出一个满意的借口,就只好望着美美家的梧桐树发呆。

高中两年,大学没考上,只能回家砸土坷垃种地,树根想想心就灰了。人家美美可不怕,机关干部的千金,好工作还不是挑着干吗?

美美的家,就在家属房西头,大门口上,有一棵梧桐树,树长高了,树枝就探出墙外,长出宽大的叶子,开出紫色梧桐花。无数个晨昏,树根对这一切太熟悉了。

其实,树根家门口,也有一棵梧桐树,不过,身在曹营心在汉,树根最想看的,还是美美家的梧桐树,只有美美家的梧桐树,看了才开心!

这不,等到爹娘开始给树根张罗媳妇时,树根发现美美家梧桐树花开了。偏在这时,树根看不到美美了。一打听,才知道美美去城里上班了。

爹娘给他说的媳妇叫采采。采采,就是那个个头不高,还瘦,不言不语的那个采采吗?她跟那个织女姐姐能一个档次吗?跟那个一笑就俩酒窝的冬妮娅就更不沾边啦,这怎么行啊!

终有一天,树根看见美美了,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美美身边还多了一个高个子青年,说说笑笑,很幸福的样子。

那些日子,树根感觉天塌地陷了。

打那以后,树根不再去看美美家的那棵梧桐树了,即使再好看,对他树根来说,又有何用呢?即使无意中看了一眼,树根都觉得有些厌烦。还不如多看看自己家的梧桐树,家有梧桐树,还愁招不来金凤凰吗。

树根就主动跟爹娘说,我要跟采采结婚!

采采的确很老实,很能干,不久就给树根生了个女儿。树根很奇怪,为什么非要生个女儿,并且希望女儿长得像美美?

读高中时,树根跟美美一个班

其实,树根想错了,女儿长得像采采,太可爱了,使得树根心里萌生出丝丝暖意。他开始自责起来,采采才是自己的媳妇,应该对采采好一点才行啊。

于是,很多时候,树根和采采,就坐在门前的梧桐树下,逗着女儿玩儿。看着女儿拿起落在地上的梧桐花,举过头顶转圈儿,看着女儿拿起落在地上的梧桐叶儿当扇子,就那么摇啊摇,真是让人心醉。

房前还有空闲地方,采采从集上买来梧桐树苗栽上,看着一年年长高了,长出一片宽大的叶子,开出一片好看的花朵,很有气势,比美美家大门前的那棵好看多了。

树根就问采采,梧桐树又不值什么钱,为何要栽这么些呢?难道只为了看风景吗。

采采就说,难道你没学古诗吗?亏你还是个高中生。梧桐在古诗中,有象征高洁美好品格的意思,也寓意着忠贞不愈的爱情。

接下来,更让树根想不到的是,采采还会画画,并且画得最多的是梧桐。瞧瞧那高高大大的梧桐树,那宽大而厚实的叶子,那花朵时而含苞待放,时而热烈盛开,美艳极了。

树根看着看着,竟满眼都是采采画的梧桐叶子和花朵了,心里也慢慢敞亮起来。

有时,坐在梧桐树下,树根也会想起美美,其实,也不过是一个转瞬即逝的念头而已。

直到有一天,树根果真看见美美了。只不过几年的风霜雨雪,美美明显老了许多,往日的妩媚,似乎不曾在她身上停留过,如同一片落地的梧桐叶子,或一朵零落的紫色梧桐花。美美的身边,多了个小男孩。树根远远地望着,美美带着小男孩,走进原先的老房子。

树根注意到,原先美美家的那棵梧桐树,不知何时死掉了,不过从干枯的树枝上,顽强地冒出几枝新绿,似乎还有些生气。

从长舌妇们的街谈巷议中,树根终于知道,美美的那个风度翩翩的男人,被另一个女人一纸诉状,告进了大牢。美美失去依靠,又回到父母身边。

望着美美家那棵干枯的梧桐树,树根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一天,树根忽然发现,美美的小男孩,跟自己的女儿玩在一起,很惊奇,也很开心。

乡间五月,那是最美的时节。梧桐树下,采采托着腮,安静地教女儿画画,画梧桐树,画那些花儿叶儿。

那天,美美的男孩来了,带着画夹,站在树根家的梧桐树下,画呀画,画梧桐树,画梧桐树上那些花儿叶儿。树根悄悄走过去,发现那男孩画得很好看,男孩不但画梧桐树,还别出心裁地在梧桐树的枝叶间,画上一只斑鸠,想要飞的样子,映衬着紫色梧桐花,那么迷人哦……

文图编辑:c大调

稿件管理:紫烟幽梦

稿件审阅:山夫

简评:本小说语言老练,情节繁杂而错落有致,一股淡淡的忧伤浮泛而起,令人扼腕。

读高中时,树根跟美美一个班

作者简介:陈希瑞,网名神仙哥哥,作品散见于北京《大地》、《辽河》、《悦读》、《散文中国》、《齐鲁晚报》、《半岛都市报》、《作家报》、《农村大众》、《青岛日报》、《天柱》以及《今日平度》等省内外报刊杂志小说散文300余篇,创作出16部吕剧、微电影剧本等网络文学作品200多万字,5000多字的散文《亲亲的土地》荣获全国首届鄱阳湖文学“陶渊明”杯散文大赛优秀奖进入前二十名并被结集出版,古装吕剧《状元郎》被成功搬上舞台,系青岛市作家协会理事。

投稿、咨询,请添加中国乡村公众收稿微信:zxm549750302

投稿邮箱:zxm789654@126.com

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