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篇历史小说《褒姒传》——第040章

第040章:燕侯千金妒丽色(上)

褒宝款款走上怡芳轩的丹墀,面颊绯红,如桃花初开,迎面碰上林珠,便笑道:

“从燕国来了贵客,快请少夫人。”

“是那位燕虹小姐吧?听说她打小就是个美人坯子。”林珠含笑应答。

“正是这位来了,我家夫人可高兴了。”褒宝上前两步,亲切地挽住林珠手。

二人拉着手入内,见林娴正将一杯水狠狠泼向云儿。两人急忙闪身,险险躲过。云儿吓得跪地求饶,被林娴喝令退下。

林娴脸色阴沉,如暴风雨来临的天空,看到褒宝的瞬间便收尽了激烈情绪,幽眸笑意深深,伸臂客气道:“哪阵风把宝姑娘吹来了。”命林珠看坐,烹茶,上了茶果。

褒宝谢茶谢坐,笑着铺展开裙裾:“府里来了远客,乃是夫人的外甥女儿,金枝玉叶的燕虹小姐。燕虹小姐是燕国人,父亲燕侯四海扬名,她母亲燕侯夫人乃是咱们夫人的亲妹妹。这燕虹小姐打小就聪明、漂亮,叫咱们夫人日思夜想呢!好不容易把人家盼来了。夫人请少夫人赶快过去,说是燕虹小姐马上就要到了,我们褒府要热热闹闹的迎候,千万不可叫人家小瞧了去。”

“呵呵……瞧你这夫人来夫人去的,真是绕口。”林娴身子微倾,朝椅背上靠靠,放弃一贯的骄矜,一抹笑影潋滟、妩媚。

“我早听说过,这燕虹小姐就是咱们夫人内定的二少夫人。她这一来可热闹了,有的人还想在二少主身上打什么歪主意,这会子怕是没辙了吧!”林珠捏着帕子甩来甩去,面上流出十二分的得意。

林娴用眼色止住林珠,对褒宝流出温婉笑意:“既是母亲大人喜欢的,那品貌肯定没得挑,正琢磨着见识见识这位妹妹呢!她来的可真好。”

褒宝双手搭在膝头,甜甜地笑着:“咱夫人一向稳妥,今儿却为迎接这位小姐急三火四的,早食都胡乱兑付了。”

林娴忙站起来道:“既是母亲大人为此着急,那咱们也不能耽误了,走吧。”

褒宝站起来朝林娴行礼“多谢少夫人体恤。”

林娴穿着一袭石榴红织缎镶绲裙襦,抬手示意褒宝头前带路,迈着端庄莲步跟在后面。

守在门口的云儿忙不迭跟着林娴林珠走。这些天林珠会随时会被外派,随侍诸事常由云儿支应着。

林娴走了两步,回头朝云儿瞪眼:“今儿你不用跟着,把我刚脱的衣服拿洗踏房去,再把制衣坊新作的那件米黄色罗衫拿回来。眼看天热了,正要穿呢。”

云儿应声止步,为不能目睹燕红小姐芳容而感到失落,施礼告别,急忙回房,收拾了林娴衣服,放在提篮里,匆匆去了洗踏房,又从制衣坊拐回去,办差完毕,心里惦着褒姒,又从木箱里拿了一盒桂花糕,匆匆走进璧月小筑。此时彩霞万顷,收尽江山浓晴。三江白浪,帆影碧空。

璧月小筑由一间正方和一间厢房组成。厅正中墙上挂着女娲奔天图,下面摆着红木桌凳。云儿穿越厅房,在厢房门口撩开竹帘,径直来到褒姒床前,将桂花糕递给她:

“少夫人前天赏的,姐姐尝尝好吃不?”

   两人同时进府,曾经同吃同睡,同甘共苦,不分彼此。褒姒便不与她客气,咬了一口糕,笑道:“好吃,云儿最爱屯好吃的了。交了你这知己真有福气。”

云儿脸上挂着惯常的卑微:“姐姐,今儿咱不提吃的,但说正事,可好?”

两人都爱吃甜食,常凑在一块儿拼吃,活脱脱拼出个吃货联盟,饱了口福便觉吉祥如意。褒姒这会儿接连咬了几口桂花糕,十分惬意,歪着头对云儿笑道:

“云儿妹妹什么正事啊?莫不是计划晚上出去偷邻家的杏吃?”

“不是,人家说正事就正事嘛!”云儿提高了声音,坐在炕边,侧身拉住褒姒的手:“你道燕国的燕虹小姐是谁?她是夫人至亲的外甥女儿,听说这次省亲可不是闹着玩的,那是别有用意。”

褒姒忙要坐起来听,稍一用力五脏六腑就撕扯着痛。被云儿扶着坐好,眸中水光欲泄,,狐疑道:“别有用意?”

云儿俯身凑近褒姒,神情紧张道:“听说燕虹小姐这次来,是要与二少主定亲的。”

叶声飒飒,吹透栖纱窗。褒姒的心仿佛被猛然撕裂,又像被揪起来抛向空中,再摔下来,冷痛难忍,勉力撑着,语声凄哀:“甚好,甚好……”

“姐姐,你言不由衷!”云儿直言不讳。

褒姒低头不语,神情暗淡,良久,才转面朝窗外怔忡:“堪恨东风恶,吹人落天涯。”

云儿知道她所思所想,不便说得太过明白,却忍不住道:“我知道,姐姐这次回来,其实很矛盾。你想离开褒府,又深深留恋着。”

褒姒惊诧地挑起细长眉毛:“妹妹,你如何知道?”

“你我情同手足,姐姐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岂会不知?”云儿低头一叹:“唉!本来就有人容不得姐姐,燕虹小姐这一来,姐姐更要好好自处才是。只怕有时侯姐姐想躲是非,是非却不会放过姐姐。”这番话看似莽撞,实则贴心贴肺。又站起来将褒姒脱下来脏衣服收拾了,放进篮里:“这些,我拿回去洗洗晒干,再给姐姐送来。”

褒姒忙摇手制止,满目急切道:

“好妹妹,这哪里使得?快放下吧,等我身子好了自己去洗。”

云儿提着篮子,脸上那抹卑微再起,泪光闪烁:“姒姐姐,你敢情是看不起我,嫌我笨手笨脚?咱那年一同被褒府买进来,那时一起干活,凡事姐姐总是照应着我。后来我被分到少夫人处,哪一日不惦念姐姐的好处?姐姐如今受伤,正该妹妹照应,却还和我见外。”

褒姒千思万绪闪回,急忙说道:“岂会嫌弃妹妹?只是怕拖累你……”

寂寞品豪华,红日影更斜。云儿回身劝褒姒躺稳,面色悲戚道:

“你我同是打小失去父母的苦命人,同在褒府受欺。如今处境,正该同病相怜。三人一心,其利断金。姐妹们相互帮衬,总强似独自生受。”

云儿说完,所有委屈齐集心头,自叹身世凄凉,忍不住悲酸,坐在床头抹起泪来。

褒姒亦想起自己身世,想起在褒府所经种种,心里涌起楚痛,擦着泪劝道:

“妹妹别哭了,姐姐的心思又何尝不与妹妹一样?”

云儿抹抹鼻子,略觉宽慰地看着褒姒,眸光流转:

“有些话积在心里好久了,索性一股脑说与姐姐。若说我们命苦吧,还有多少人比我们更苦。干了活不给工钱,卖命的工钱被讹被诈被骗;女仆被男主凌辱、被逼做妾,被吃醋的正房剜眼割耳挖去膝盖骨,打断胳膊腿扔进黑屋,这都不在话下。比起这些人来,我们算不算幸运?褒府虽有重重黑幕,但明面上还要讲仁爱、礼仪和规矩。我们住在这褒国首府,出去被外面多少人羡慕?那些郡主县主,见了我们也要行礼、招呼。证明我们还是不错的。所以我们要开朗乐观,多想开心的,要好好活着。要想好好活着,就必须变得强大。一只蚂蚁,任何人都想踩死它。姐姐应该明白,你这次回来,仇视你的不只是少夫人……”

搜索隔岸红袖了解更多精彩内容
扫码关注最新动态